科技资讯
首页 科技滚动 阅读正文 :
推荐小米员工深夜砸毁荣耀手机门店为哪般?

马化腾:未来应用是浮动的代码

来源: 互联网 2017-12-07 17:29 访问量: 编辑:

12月6日,在广州举办的财富全球论坛上,腾讯公司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与《财富》杂志执行主编亚当·拉辛斯基进行了一场对话。马化腾表示,未来的计算机世界里可能没有各种应用,只有不断浮动的代码。

4aea0004c8214b213440

图: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右)

拉辛斯基认为,在过去十年中没有任何公司比腾讯更具有创新精神,所以他问及微信未来的发展。马化腾表示,微信早已超越了原来即时通讯工具的概念,从人与人的连接,拓展到人与服务的连接,进而连接一切。

“我们很早就认为线上和线下世界应该通过一个很简单的方式相互连接,所以在2012年就开始重视二维码的应用”,马化腾说:“未来的计算机世界里可能没有各种应用,只有不断浮动的代码,我看到一个杯子、一个开关、任何一个屏幕都可以直接使用,无需下载。我们希望从小程序开始建立这样一个新的生态”。

在被问及微信的诞生时,马化腾认为创新是内部竞争的结果。“2010年,我们看到了移动互联网的趋势,决定尽快拥抱这个变化”,他回忆说:“当时有三个团队同时在开发微信,最后广州QQ邮箱的团队胜出了,所以微信的底层更像是一个邮箱系统。”马化腾还感叹道:在大的挑战面前,你不能完全知道自己的方法和团队是否能够完成重要的历史使命,所以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地投入。

做“去中心化的赋能者”

马化腾对开放、合作生态打了一个通俗的比喻:“譬如盖房子,我们不是出租,而是请你来建房子,建完房子就是你的,你的客户、粉丝都是你的,不需要再交月租,不需要每年涨价。”

在他看来,赋能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中心化,一种是去中心化。“赋能者,我觉得要看的是被赋能者的安全程度。如果以后我百分之百的渠道都在你的生态里的时候,基本上命运就掌握在别人手上了,利润也掌握在别人手上。从赋能最终格局来看,赋能者的安全程度、命运、利润等等,都掌握在中心化的赋能者手中;而腾讯进行的是去中心化的赋能。”马化腾解释说。

他将近年来腾讯的战略概括为“两个半”:首先是即时通讯与社交网络,其次是数字内容平台,最后的半个是开放平台,这里的“半”指的是“互联网+”:腾讯为各界合作伙伴提供像水和电一样的互联网基础设施,促进各行各业以“互联网+”为手段充分融入数字经济。腾讯只有“半条命”,另外半条命掌握在合作伙伴的手中。

第一、二产业也将融入数字经济

论坛现场出席的嘉宾有很多来自传统行业,所以拉辛斯基重点向马化腾征询传统企业使用互联网工具的建议。对此马化腾认为,“互联网+”是工具,数字经济是结果。之前是第三产业,也就是服务行业更加积极地拥抱互联网,但未来第二、第一产业,也就是工业和农业,都会充分融入数字经济之中。

以腾讯云与三一重工的合作为例,后者30万台的重型设备全部联网,千亿条工程机械大数据积累在云端,所有设备的运营情况尽在掌握。“三一重工由此从卖设备变成了租设备,成功把制造业变成了服务业”,马化腾说。

中国是制造业的大国。马化腾认为,中国的工业和制造业已经在认识到如何利用互联网来加快先进制造的发展,未来的制造业将与消费环节直接连通,没有繁复的中间环节。他还表示,未来农业也是如此,土地可能也会共享,由专业的公司来运营。

腾讯的根本价值观是正直

在对话环节的最后,马化腾还回答了关于公司价值观的提问。“我们公司的价值观第一点是正直”,这位亚洲市值最高公司的创始人说:“我们培养出来的经理人,甚至我们的投资者,价值观都是与我们非常一致的”。

马化腾表示,我们对投资者非常尊敬。“我从第一天接受投资,就发誓说不会让我们的投资者失望”,他说:“我们公司把所有业务全部放在一个地方,不会通过财务技巧把公司玩得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怎么说就怎么做,这样的契约精神也是我们的价值观之一”。

腾讯的股价从上市之日至今,已经上涨了超过500倍。

以下是现场问答实录:

亚当·拉辛斯基:马化腾,欢迎您来参加全球论坛。我们对话的目标是希望在座诸位了解腾讯做了哪些创新工作,因为在过去10年没有任何公司比腾讯更具有创新精神。首先您能不能介绍一个故事,微信是怎么成型的?尤其是微信和广州之间有这么密切的联系,能不能介绍一下?

马化腾:这个要回到2010年底的时候,大概六七年前,当时我们在经历从PC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转型的过程。我们在PC互联网年代已经有很多很成熟的产品,但是我们感觉到移动互联网时代是完全不同的生态环境,最重要的是手机和智能终端开始大量普及,原来PC上已经非常普及的QQ也面临着这样一个挑战,所以我们已经看到全世界有这个趋势,就是说在因特网上面会有新的基于通信和社交的平台出现,所以我们决定要尽快拥抱这个变化,哪怕是和自己的QQ做竞争也在所不惜。

我们内部有3个团队同时在开发微信,都是用微信这个名字,一个是PC互联网QQ的团队,一个是移动互联网QQ的团队,一个是广州QQ邮箱的团队。最终在广州这个团队赢了,他早了一个月,它的系统看起来很像一个邮箱,可以抄送很多人,实际上它的后台就是一个邮箱,只是非常快,快到你以为是一个即时信息,所以其实是我们是靠内部竞争。在大的挑战面前,你不能完全知道你现在做的方法或者你的团队是不是能够完成重要的历史使命,所以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投入。包括在微信推出来的时候,市场上已经有好几家同类产品,我们要求我们的QQ团队帮助这个小弟,因为它作为老大哥,应该帮助小弟度过这个难关,我们把所有关系链推到微信里面去,最后才赢得了这个竞争。 

亚当·拉辛斯基:我觉得这是一个标志。对于大企业来说,他有意愿,不是说把旧产品破坏掉,而是来促进新产品,这个新产品做得更好,使得人们不再用QQ这样的旧产品。您是怎么对QQ团队说的?告诉他们这个新的微信出来了,对于你们来说可能更重要,怎么说服他们? 

马化腾: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他们自己的团队也知道,他们也在做颠覆自己的产品,只不过不是原来的团队做出来,而是广州的团队做出来了。大家都在公司里,大家拿的股份都是一样的,都在一条船上,所以一定要眼光看得更远一点,不能只看自己部门的利益,所以我觉得大家还是很容易理解。

同时我们也给QQ团队一个新使命,你要更加聚焦在年轻人。现在QQ团队仍然在大量开发,做年轻人、学生的需求,就好像国外也有年轻人使用的社交工具,我觉得不同社区有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需求,比如很多孩子不希望他的父母在同一个社交圈里面,他在QQ上非常活跃,在微信上可能朋友圈发的图片就是另外一种风格,我想您应该明白。 

亚当·拉辛斯基:我想起来了,昨天晚上头脑风暴的时候,很多父母担心微信,老师、家长群给他们发这么多的信息,我想问您一下,这样的焦虑您担心吗?所以这也是微信如此广泛应用的证明吧。

马化腾:对,非常普及,现在很多老师和家长的沟通会通过微信,当然也有通过QQ来沟通,他会把孩子在学校里的情况,比如建立一个大的群,并且将一个活动直播到家长群里面,家长能够了解孩子的情况。这里面也有一个弊端,就是人们使用手机太多了。我自己也有忧虑,比如我现在没有带手机上来也有点焦虑,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其实不太好,会有点焦虑,感觉失去了什么,好像这个世界在发生了什么,自己没有参与就错失了什么。另外还有一个是用眼过度,这几年我的近视又加深了,本来过去20年比较稳定,度数没有增加,但是这两年又增加了50度,所以这是非常不好的一点。我希望未来以后下一代的通信平台最好不要对眼睛有伤害,如果直接用一个脑电波传到我的意识里面最好。 

亚当·拉辛斯基:您现在是不是在宣布下一代产品? 

马化腾:我们只做软件和服务。其实每一个大的时代变革,包括我们面临着移动互联网的挑战,最关键还是硬件终端的变化,比如芯片、硬件设备、能源、电池技术、未来通过可穿戴式的摄像机的变革,包括投射光到眼睛,到瞳孔里,可以叫做增强现实,能让我们在看这个世界的时候的同时,了解到很多互联网上的资讯。  

亚当·拉辛斯基:那么微信会不会成为一个平台?对所有的创新是一个平台?

马化腾:在做微信这个过程中,应该说已经超越了原来即时通信的概念。在很早的时候,我们就认为世界应该通过一个很简单的方式相互连接。当时应该在2012年的时候,我们就认为二维码虽然是一个很传统的东西,但却是连接线上和线下的一个关键钥匙。现在微信之间互相加好友要用扫码,互相添加好友,这是我们当时就想让大家习惯扫码。如今现实社会中有大量的二维码,可以连接到它的公众号。这是非常好的发明,我们把连接人和人变成连接人和服务,我们在这个基础上添加了移动支付,移动支付现在来说是最普及的。最近两年我们在公众号基础上开发了小程序,这次财富论坛我们专门有一个小程序,是一个葵花状的圆形的,它的表现就是一个APP,一个不需要下载安装的APP。以后计算机的世界没有APP,只有不断浮动的代码,我看到一个杯子、任何一个开关、任何一个屏幕都可以是这样样子,我们希望从小程序开始建立一个新的生态。现在有越来越多线下的商家和企业都开始拥抱这样一个趋势,用小程序和公众号来开发他所在行业的应用。

亚当·拉辛斯基:请问人脸识别技术您现在是如何应用的?将来是什么状态?

马化腾:好像每一家都说他有这个能力,但说实话,我们的能力还是非常强的。基于大量数据的学习,我们可以预测一个人变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所以我们帮助公安部门寻找丢失儿童的时候,我们的人脸识别技术还可以推算出你丢失10年后、5年后孩子的样貌怎么样,而且非常成功地帮助公安找到这样的儿童。

亚当·拉辛斯基:5年之后中国会不会有现金?或者说其他世界会不会有现金存在?

马化腾:我们在移动支付方面在全球比较领先,主要得益于腾讯和阿里巴巴支付宝的竞争,在这3年竞争非常激烈。它的好处就是迅速地把中国的移动支付或者无现金化迅速普及了。支付宝可能在线上比较强,因为它有淘宝,但是在线下微信比较强,因为我们最早从2014年开始有一个“红包”,这个外国人可能不太明白,因为我跟他们解释“红包”,他们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要有“红包”,所以很难解释,他们觉得很奇怪,但是中国的文化传统就是这样,尤其我们在广东,我们公司每年春节后就会有一个开工利是,发红包,我们坚持了十八九年,每年春节之后开工第一天给我们的同事发红包。直到有一天发明了电子红包,而且还是随机性的,扔到群里面每一个人点都不一样,在这3年内,超过8亿的中国人已经使用这个红包功能,而且开通了银行帐号的绑定,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突破。现在在街上不管什么地方,甚至是停车场、菜市场、寺庙里,甚至乞丐,它都可以支持。你说你没有带钱,他说你可以用微信支付,就可以给他了,所以非常普及。

当然我们不能说没有现金,因为现金只是电子化了,不是说消灭现金。其实这样会更方便,也不会有很多假币,大家不需要找零,可能卖东西的不用去找很多零钱,甚至不用操作,买家在菜市场买完之后,你自己扫描,发出“叮”一声响就会播报刚才收了多少钱,也不需要POS机那么麻烦,每一个人的二维码都可以成为一个先进的POS机。 

亚当·拉辛斯基:腾讯把大数据都搜集起来,你觉得将来这个数据要怎么样应用?

马化腾:大数据会存在于很多行业,它拥抱了互联网以后,在它们的云端会储存,并不是腾讯拥有的,我们只是和通信有关的这样一些数据。我们非常关注数据的安全和隐私的保护,我曾经说过以后所有企业都必须在云端用AI来处理大数据,这个非常强大,但是也带来非常大的威胁,如果万一被黑客或者被人滥用以后,产生的危害是远超大家想像的,这是我们比较忧虑的,而且我们在安全方面持续投入,来保证用户数据的安全。

亚当·拉辛斯基:现在很多企业的高层来自于比较传统的行业,可能不是互联网行业,你要怎么样帮助他们,可以和互联网相联系呢?

马化腾:我们最近这一年谈得特别多,我们发现原来从第三产业即服务行业拥抱数字经济、拥抱互联网是非常积极的,不管是金融,再到互联网银行,到互联网保险,现在证券也开始引入了,未来可能还包括基金、理财、小额信贷等等,都已经开始蓬勃发展。这里面也有一些鱼龙混杂,比如很多现金贷、P2P这里面也确实有一些有问题的东西需要去管理。其他的服务行业不管是旅游、交通,特别是交通出行在中国非常先进,滴滴、快的、优步、摩拜、OFO等等,包括我们现在推的乘车码,在公交、地铁用一个二维码就可以快速过闸,出行方面非常普及。中国是一个制造业大国,第二产业即工业或制造业,也开始认识到如何用互联网来加快先进制造的发展。过去的制造业,生产出产品以后经过很多环节才到达消费者或者企业手中,未来它的消费和制造业是直接联通,没有中间环节的,这个是非常大的一个变化。在一些重型工业,比如说我们跟三一重工合作,它生产挖掘机等大型机械设备,它尝试跟我们合作,把制造业变成了服务业,它从卖设备变成租设备,30万台重型设备全部联网到后台,这样就可以知道设备的运行状况,有故障了会有人去修,并且很快把它修好,你说不用了立刻就会还回来,所以成功从制造业变成服务行业,甚至它可以利用供应链环节来提供金融服务,它的客户如果不够钱我可以贷款给你。

这个案例可以看到,如何把一个看似不可能的工业,通过与数字经济结合起来而得到大发展。我相信农业也会有,以后可能会有共享土地,土地还是你拥有,但是上面怎么经营、应该种什么,会有另外一个公司运营。现在还没有出现,但是我觉得以后第一、第二和第三产业都会和互联网结合。

亚当·拉辛斯基:今天早上阿里巴巴董事长马云先生说,他非常尊重您,你们虽然都姓马,但是你们没有亲戚关系的是吧?

马化腾:没有。认识马云很多年了,当年我们其实在互联网还是小弟,之前最早有三大门户,我们是属于第二、第三梯队的,然后大家都在各自的领域里面不断地竞争,不断地赢得市场。当然大家说我们的竞争很多,我数了一下可能十几个地方都有竞争,真的是前所未有的激烈。它的好处就是正常、合理的竞争是促进发展的。你可以看到,往往第一、第二竞争的时候,第三、第四名不见了,你会遥遥领先,因为它会激发你的斗志,他会把你企业内的潜能激发出来,甚至我们的团队有时候在有竞争的情况下大家会很团结、很积极,所以我觉得也有好处。不好的地方就是竞争的地方太多了,有时候多到我每天都在想这个地方也竞争?好吧,有时候有点困扰。

我们希望更开放,腾讯这五六年的策略是我们做两个半业务,第一个是做通信和社交,第二个做数字内容,剩下的半个业务,“半”就是指还不太成熟,主要指互联网+方面,还有一个半是指“半条命”,这个领域中不是真正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上,也就是说另外半条命靠这个生态里面其他的合作伙伴,不管是O2O有关的,交通出行有关的、电子商务有关的、搜索引擎有关的,我们全部不做了,给到我们的合作伙伴,因为我们自己做的事情已经太多了,所以要求我们的团队的定位不要跟他们竞争,我们定位是在支持他们,赋能他们。

我知道马云也提赋能,我想借这个机会讲一下我们的不同。赋能者,我觉得最终的格局是要看被赋能者的安全程度。如果以后我百分之百的渠道都在你的生态里,基本上命运就掌握在别人手上了,利润也掌握在别人的手上,什么时候把你的利润拿过来就是一句话。所以腾讯推的是去中心化的赋能,我们不会让你来我这租柜台做生意,而是你自己建这个房子,建完以后就是你的,你的粉丝、你的客户以后就是你的了,不需要再交月租,不需要每年涨价,这就是去中心化。

观众提问:可不可以说一说您人生的价值观?您的企业文化是建立在您的价值观上面吗?

马化腾:是的。包括我在内,我们不断培养出来的经理人和投资者的价值观跟我们都是非常一致的。我觉得我们公司的价值观,第一点是正直,就是人品要特别正直,如果说有任何的问题,哪怕能力再强我们都不会要这个人。第二点,我们觉得对投资者非常尊敬。我从第一天接受投资,我就发誓说不会让我们的投资者失望,我要尽全力去做,所以你看到我们公司是把所有的业务全部放在一个地方,我们不会通过财技把公司玩得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投资者不知道你有什么漏洞,这是最怕的。我投资很多企业也是这样,很害怕你后面是不是还藏着东西,我希望你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一起,你身家性命放在一个地方我就信了,你留有其他余地我觉得很危险,哪怕现在没有做坏事,也很难保证你以后不做坏事。我们需要有很强的契约精神,原来怎么说就怎么做,不管中间发生了什么,原来约定的就是严格遵守,这样的契约精神是我们公司上下所拥有的价值观。

观众提问:我们也被腾讯投资了,财富论坛还拿了第一名,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您觉得下一个千亿规模的产业是什么?第二个是腾讯在AI方面的战略是什么?因为我们做的是AI+教育。

马化腾:现在可能教育方面市值最大的是好未来,大概150亿美金,我认为教育这个领域会有很大的发展,这是一个大未来,尤其是跟AI有关的。另外,AI医疗方面也很有前景。在围棋方面,我们有一个叫“绝艺”的围棋AI,证明我们有一定的AI工程能力以后,现在我们投入到AI的医学影像方面做研发。我们原来也不知道到底能能用AI来看医学的片子,目前看起来是可以的,现在我们做出来的结果可以超过传统的筛查手段。因为未来医学影像CT、MRI甚至以后有一些药丸可以自动扫描你的肠道影像,需要大量的处理能力。靠人是不行的,医生现在每年增长只有3%到4%,这个巨大的落差会诞生一个需求,我们已经跟一些医院合作,成功帮助医生找到他之前漏掉的一些早期肿瘤的案例,证明了这个能力,现在正在跟大量的医院展开合作。除了影像以外的医疗辅助诊断,我们也在做开发。AI大家觉得好像很远,但是我觉得医疗方面最容易落地,而且跟每个人都相关。我们未来会在内容、游戏、社交等领域做更多的AI研发。

亚当·拉辛斯基:非常感谢马化腾先生,您跟大家分享了您未来的愿景,非常恭喜您的公司取得的成功,任何时候您愿意来我们的舞台我们都欢迎您。

---------------------------------------------------------

免责声明:

1.本文援引自互联网,旨在传递更多网络信息,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2.本文仅供读者参考,本网站未对该内容进行证实,对其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