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滚动 阅读正文 :
推荐京东云刘子豪:云计算将实现万倍以上增长

并非虚拟经济:双11恰恰是新实体经济的一次预演

来源: 互联网 2017-01-05 13:07 访问量:

此前由马云提出的新技术、新金融、新能源、新零售、新制造的“新五通一平”引发了争议,实体行业的企业家认为这些理念都不值一提,并表示国家应该倾斜资源在实体行业。由此在2016年末岁初引发了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之争。

在业内,这一争议事实上是一个关于名实之争的伪命题,但在当前经济重压形势之下的暗流逆动却不由得让人担忧。

仔细梳理起来,这一长久以来的“积怨”事实上在2014年的双11之后就已经埋下伏笔。以《人家都工业4.0了,我们还在淘宝买便宜货》为典型,文中认为工业制造是社会核心,按照这个主航道来看,网络购物是旁门左道不值一晒。而作者为别人已经将制造业升级到4.0,中国却误入网购的歧途大发感慨。

毫无疑问,这个传播策略是凑效的,利用了2元对立,引出新事物必对现状大加挞伐。毕竟不可能所有人都真正去了解什么是4.0,什么是虚拟经济。

不过,现实真正吊诡之处就在于此:恰恰是双11在全社会生产力的调动上就是工业4.0的典范。

我们看工业4.0,这是在互联网影响下,工业制造业发展革新的新形式。德国人提出工业4.0的概念,美国也同样有工业互联网的概念,中国也提出了信息化和工业化的两化融合,以及中国制造2025,其实它们都表达了同一个含义:

通过互联网连接全球工厂,发起一次新的产业革命。不管是大企业还是中小企业,信息系统都实现联网,从接到订单开始,零部件采购、生产、配送、售后服务等所有工序争取同时推进。这就是消除机械作业和库存浪费的“终极制造业”的理想形态。

利用大数据技术分析海量信息,由人工智能发出指示,达到生产效率最大化。推进工业4.0的德国西门子高管表示,工厂能够经常相互“对话”,“多品种小批量生产也能降低损耗,达到与大量生产相同的效率”。尽管日本在大量生产方式方面堪称世界楷模,但这名高官认为,德国“将开启大规模定制(Mass Customization)的新层次”。

可以很明显的看出,工业4.0要建立的是所有环节的在线化,并且根据数据来智能调整其生产。与此同时需求、生产、销售这3者原本分裂的单元要透过互联网来形成统一。在德国,工业制造无疑是强势的,因此中枢被定义为工业制造牵头的4.0世代。

正如物联网是互联网的一种形式一样,随着发展,互联网不再是一个独立的虚拟世界,而是与现实世界融合,成为一种基础设施和生产力。通过与万事万物互联,使得所有的物体和信息都成为信息流,提升效率产生新的形态。(这个大家都不会有异议)

其实同样的概念的逻辑,在国内是阿里巴巴在提倡。

如消除库存浪费,大规模定制,其实对应的是阿里巴巴此前提到的C2B,即由消费者需求反向去引导制造业给出商品。也与新制造一致:“未来三十年制造讲究智慧化、个性化和定制化,如果不从个性化和定制化着手,任何制造行业一定会被摧毁。B2C的制造模式将会彻底走向C2B的改造,也就是说按需定制,今天讲的供给侧的改革,就是改革自己、适应市场,改革自己、适应消费者。”

再比如说“工业40要消除库存的浪费”,恰与马云提出“新零售,必须统一线上线下加上现代物流合在一起,物流公司的本质不仅仅是要做得谁比谁做得更快,而物流的本质是真正消灭库存,让库存管理得更好,让企业库存降到零。”

显然,德国工业4.0在我们这里有了内核一致但是词汇不同的表述。所以事实上我们也看到哇哈哈创新产品也在基于互联网电商、基于大数据做颠覆自己的事情。实体企业家虽然嘴巴上说不要不要,但身体一定会很诚实,不然不会在改革开放的多轮迭代中幸存至今。

既然这点我们能够达成一致,可以继续看,为何电商领衔的双11恰恰是工业4.0的预演呢?

首先,我们要理清实体与虚拟的对立说法。一件商品从北京卖到广州,不能说我包了卡车拉到广交会摆摊卖出去的就是实体经济,通过网络销售就是“虚拟经济”,后者根本上节约了包含差旅和人力成本在内的社会整体成本而可以称为“新经济”。“新经济”区别于“旧经济”是社会生产力高度发达的表现。

其次,工业4.0也是高度发达的生产力代表,而其本身就大量地利用了高新技术,尤其是通过互联网(物联网是互联网的一种)来连接各种新的传感器,加速了数据流通并从中挖掘出新的价值。站在互联网技术的角度,工业4.0就是互联网高度发达的必然产物,并非对立关系。

接着来看双11,从狭义来看这只是消费形态,但从更宽的尺度来看:阿里巴巴是一间大型工厂中枢,那么百万品牌生产商(看作是供应商)从3个月开始通过数据来指导数十万种商品的生产制造(以销定产or C2B)。随后紧紧围绕着数据,全社会的仓储环节、营销环节被动员起来,并在双11当天透过银行业、电信业、云计算、CRM、ERP、大数据来实现百亿级的成交,此后全社会的物流系统高效运作,完成一次人类有史以来最为典型的生产-营销-支付-物流全链路一体化活动。

双11就是全程基于互联网、基于数据、基于社会大分工的人类群体杰作。期间,过往的数据、天气因子、经济周期、预购等等都可以看作是传感器来动态调整,其本身就可以看作是未来工业4.0的预演。

每个链路的效率、数据的吞吐量以及资源的有机调度匹配,哪一个不是工业4.0想象中的未来?

再去看马云新五通一平的表述,其实际逻辑在于,崛起的电商仅仅是零售行业遇到互联网遇到新技术产生的结果之一,如果新技术是批量的,那么多的行业,完全可以迎来自己行业的阿里巴巴。

在徐工集团,由阿里云建设的工业云已经在制造中发挥巨大价值。在光伏行业里,协鑫利用阿里云的大数据技术提高良品率,据称提升了一个百分点由此节省了上亿的制造成本,后者足以让一家企业在全球竞争中脱颖而出。

说明: Macintosh HD:Work:23-对外发稿:徐工重卡车身的冲压、车身的焊接生产上采用国内外成熟工艺、高效节能的制造设备,机器人自动操作,有效保证了产品的制造精度和质量。2.jpg

可见,由互联网行业凝练出来的新技术事实上是工业领域升级的合作伙伴,不可视若仇敌。我见青山多抚媚,才会有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所以说,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之辨是微言大义。如果非要说这种多维度混合的未来经济叫什么名字,与其说去修改实体经济的定义,还不如顺应时代,命之为“新实体经济”。(嗯,这又是阿里巴巴提出来的)

让我们结束辩论,德国人已经在实体和互联网结合的道路上前行了10公里,我们再不携手,就真的晚了。